【山组】必有回响

迷迷糊糊间,樱井感觉到头边的车窗玻璃被人轻轻的敲了几下,拉开车内的帘子,看到了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挂着这些年来最能让他安心的笑容。明明贴着单向可视的车膜,那人却像是能看到他一般,压低的帽檐下漂亮的眼睛准确无误地和他对视着。樱井愣了一会儿,摇开了车窗,温热的咖啡杯贴到脸上。
“上车吧,尼桑。”
“嗯。”
大野绕到便道一侧,拉开车门上去坐到了樱井身边,暖风开的很足的车里也跟着被带进一小股清凉。瞥了一眼驾驶席和副驾驶,都没有人,想来应该是去做先行准备工作了。
“车里香香的,翔君的味道。”大野说着,拿起自己那杯咖啡喝了起来。
“尼桑怎么会在这儿?”樱井也拿起咖啡,抿了一口,拿铁。
“刚巧路过,看到了你的保姆车,就来打个招呼。让我喝一口你的。”
“诶?尼桑不是…哦好…”樱井一时没反应过来,在大野递过来他自己那杯作为交换时,下意识的接过来也喝了一口。“什么嘛,明明是一样的啊。”
“嗯~味道一样的呢~”

“樱井桑!该做准备了哦~诶?大野桑?”
“哟~”大野笑着对马内甲抬了抬手,“翔酱快去工作吧。”
“那尼桑你?”
“借你的地方喝完咖啡就回去了,本来也是碰巧看到你嘛。”
“哦…好,那你路上小心。”
“知道了,快去吧。”

樱井下了车,回身拉车门的时候,看见大野抱着两杯咖啡的样子,没来由的心里一紧。“尼桑还要去哪里吗?直接回家的话,让马内甲送你吧?”
“不用啦~翔酱快去吧~一分钟过去了~你的时间表要打乱了哦~”
“那我去咯?”
渐轻的脚步声又清晰了起来,还有些急促,刚刚碰上的车门又被拉开了。“尼桑呆会儿没有安排的话,就等我一会儿?大概一个小时会结束。”
“不了,已经很打扰翔酱了,你下午还有工作吧,我也有个杂志拍摄,和爱拔酱。”
“哦…那好…那我这次,真的去了哦?”
“去吧去吧~两分钟了哦~ふふ”大野把一杯咖啡放进把手的卡位,朝他摆了摆手。


这样的巧合,在一个月之内,出现了五六次。大野有时是带着蛋糕,有时只是来车上坐一会儿,等樱井去工作了,自己也跟着下车离开。马内甲在的时候,会简单的聊几句,不在的话,他多半是一言不发的就坐在旁边,樱井则是专心看台本或是做着其他的安排,偶尔余光看他,对方多半都是斜靠在椅背上用一种难以言说的目光看着他,不尴尬,却莫名抓得他心慌。其实从第一次,他就知道不是巧合,谁会预知到自己出来能遇到熟人而带着两杯咖啡啊,还这么巧的带着半糖脱脂奶的拿铁碰到习惯喝半糖脱脂奶拿铁的他。只不过,后来一条误发到群里又撤回还刚巧被他看到了的消息印证了他的推测。


“今天翔的工作在?”

大野智撤回一条信息。




“翔酱?”
“下午的工作结束得早,就过来看看你。”
“要去喝一杯吗?”
“不了,明天一早还有工作,送你回家吧,刚好我也要再回去那边。”
“哦…好~谢谢翔酱~”
“翔酱怎么来了啊?也是有拍摄吗?”
“啊,爱拔君,就有点事情吧,刚好在这边。”
“那爱拔酱~我先回去咯~拜拜~”
“诶?O酱不去喝酒了吗?”
“改天吧~”
“你们约了喝酒啊?那你们去吧,我先走了~”
“突然有点累了,翔酱如果不会很麻烦,捎我回家吧~”
“哦…好…那爱拔君,我们先走了?”
“嗯嗯,好的,路上小心~”


“尼桑最近有什么事吗?”
“嗯?”
“就是,觉得最近尼桑怪怪的。”
“翔酱想说我最近总是去工作的地方找你的事吗?”
大野倒是出乎他意料的没有继续他的“碰巧”说辞,开门见山地承认了自己确实是特意去找他这件事,这让樱井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接。
“嘛…算是吧…有些担心。”
“对不起,给翔酱造成困扰了吧。”
“那倒没有,就单纯的有些担心。”
“我啊,大概是上个月了,做了个梦,噩梦。”
“嗯?什么噩梦?”樱井把车停到了路边,熄了火,以便专心听大野讲话。
“梦见翔君结婚了。”
“噗,这是噩梦吗?!所以去娶了妖怪巫婆什么的吗?”
大野抿了抿嘴,没笑出来。“翔酱结婚之后,我拨电话给你,变成空号了。”
“可以问nino他们啊,或者马内甲,找到我很容易的吧。”
“不敢问,我怕只有我不知道翔酱的电话啊。”
“所以,尼桑才去我工作的地方找我?”
“醒了之后,有点难过,很想你。最近经常是这样,时不时的觉得心慌,很想见你,马上就要见到的那种,就去找你了。”大野毫无目的地搓着手指,说完抬头看了一眼樱井,又低下了。“很奇怪哈,我这个人。”
“没有。”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强烈的失落感是因为拨不通你的电话,还是因为翔酱…结婚…”大野挠了挠头,“就真的,很奇怪,那个感觉一直过不去。不过每次只要看到你,就好了。”
樱井不知道,这算什么,大野那再自然不过的语气甚至让他也产生了一种这在朋友之间很平常的错觉。可脑袋多转一个弯,想想这谈话的内容,很不对劲吧,理解成表白的话,也不为过吧。可,这是大野智,在对樱井翔,表白?
“所以尼桑在担心…”
“担心翔酱变成别人的,突然好像有答案了。”大野抬起头,朝车外看了看,然后伸手把车窗摇开了一个缝隙,冷风跟着争先恐后地窜了进来,打在他脸上,可脸颊蹿红的速度,还是领先了。“虽然现在翔酱也不是属于我的,不过至少…嗯…说些什么奇怪的话呢我,哈哈…超恶心的吧。”
“尼桑?可以转过来吗?”
“嗯?”大野听话的转过身,跟着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成年以来,他们很少主动的有这种肢体接触。
“尼桑说这么多,是想说,‘喜欢’吗?”
“不止,还想在一起,各种意义上的。”大野在樱井颈窝里蹭了蹭,偷着他身上的香味。“我可能,已经不能没有翔了。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樱井厚实的手掌附在大野的后脑,手指上绕着一撮漏上发胶的软发,听到怀里的人没了声音,又确认了下,“嗯?”
“不想被翔讨厌。”
“如果我对尼桑说‘喜欢’,会被讨厌吗?”
“当然不会!”
“那我现在抱了你,会被讨厌吗?”
“当然不会!”
“如果还想做更过分的事,会被讨厌吗?”
“对我来说,最过分的事就是翔要离开我了吧…”
樱井松开手放到大野肩上把距离拉开了些,让他能看清对方的样子。“也就是说,其他的,都可以吗?比如,这样。”




刚洗过的头发滴着水,大野坐在自家沙发,手上反复摸着刚刚在车里被樱井吻了一下的上唇和咬了一下的下唇,脑子里一片空白。那个梦,也在那一刻,瞬时烟消云散了。

浴室里的淋浴声,停了。

-End-

毫无意义的一篇,没有什么前因后果,也不甜,就是……不知道说啥。噗……

评论 ( 12 )
热度 ( 63 )

© 魚小汪 | Powered by LOFTER